<p id="57jlj"></p>

    <pre id="57jlj"><del id="57jlj"><progress id="57jlj"></progress></del></pre>

    <track id="57jlj"><ruby id="57jlj"><var id="57jlj"></var></ruby></track>

        <p id="57jlj"></p>
        <p id="57jlj"></p>

        <pre id="57jlj"></pre>

        <ruby id="57jlj"></ruby>

        <p id="57jlj"><del id="57jlj"><dfn id="57jlj"></dfn></del></p><p id="57jlj"><del id="57jlj"><dfn id="57jlj"></dfn></del></p>
          <p id="57jlj"><cite id="57jlj"></cite></p>

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57jlj"></pr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57jlj"><del id="57jlj"><mark id="57jlj"></mark></del></pre><ruby id="57jlj"></ruby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 id="57jlj"><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 id="57jlj"></p><p id="57jlj"></p><p id="57jlj"><cite id="57jlj"><progress id="57jlj"></progress></cite></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ruby id="57jlj"><mark id="57jlj"><progress id="57jlj"></progress></mark></ruby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 id="57jlj"></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el id="57jlj"></de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ruby id="57jlj"></ruby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 id="57jlj"><mark id="57jlj"></mark></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57jlj"><mark id="57jlj"></mark></pr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ruby id="57jlj"></ruby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57jlj"></pr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ruby id="57jlj"></ruby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ruby id="57jlj"></ruby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57jlj"></pre><p id="57jlj"><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 id="57jlj"></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ruby id="57jlj"></ruby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57jlj"></pr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 id="57jlj"><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57jlj"><b id="57jlj"><thead id="57jlj"></thead></b></pr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57jlj"></pr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57jlj"><del id="57jlj"><thead id="57jlj"></thead></del></pr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 id="57jlj"><cite id="57jlj"><progress id="57jlj"></progress></cite></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 id="57jlj"><del id="57jlj"><progress id="57jlj"></progress></del><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 id="57jlj"><del id="57jlj"></del><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57jlj"><dfn id="57jlj"></dfn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共中央宣傳部委托新華通訊社主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靠著“讀唇語”考入清華讀博的女孩重獲新“聲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1-11-22 09:46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央視新聞客戶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標題:面對面丨半歲失聰一路考入清華讀博的女孩 現在她回到了有聲世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9歲的江夢南是清華大學生物信息學博士研究生,三年前,她剛剛獲得吉林大學藥學院碩士學位時,《面對面》記者董倩曾對她進行采訪。時隔三年,本次采訪之前,董倩通過微信語音問江夢南到了哪里。這種對一般人非常普通的交流,如果放到三年前,對江夢南來說,是不可能實現的奢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半歲失聰 她靠“讀唇語”考上清華博士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半歲時,江夢南因肺炎誤用耳毒性藥物而失聰,從字、詞、日常用語,江夢南對著鏡子學口型,摸著父母喉嚨學發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夢南沒有上過特殊教育學校,一直在公立學校讀書,她不僅通過讀唇語學會了“聽”和“說”,學習成績還一路優秀,成為家鄉小鎮上近年來唯一一個考上重點大學,最終到清華念博士的學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夢南:我從來沒有因為聽不見,就把自己放在一個弱者的位置上。我經常跟別人說,千萬不要因為我聽不見就放低對我的要求和標準。我可能取得了一點點較小的成績,我怕他們會因為我聽不見,而覺得我取得的這個成績特別大,放大好幾倍,我不太希望他們這樣,我更希望他們以一個健全人的標準要求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醫生的一句話 讓她決定接受人工耳蝸手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江夢南考入清華時,人工耳蝸的技術已臻于完善,她和父母糾結要不要采用這一技術重獲聲音。三年前,一位長春當地的醫生看到江夢南的故事后,頗費周折托人把她帶到診室,試圖說服她打消疑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夢南:他想了很多辦法說服我做手術,我當時不為所動。因為我害怕手術帶給我的風險,我之前看過一個新聞,一個國外的男生做了人工耳蝸手術,開機以后發現失敗了,他聽不見聲音,所以要再做手術把耳蝸的芯片取出來,取出的過程中不小心傷害了他的面神經,他面癱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雙方僵持不下時,醫生的一句話動搖了江夢南既有的認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夢南:醫生跟我說,難道你不想看一看你未來的人生有多少可能,有多少潛力可以挖掘嗎?聽到這句話,我內心動了一下。之前在沒有聽力的情況下,我一步步走到現在。我想看一下,如果我做了耳蝸手術能夠聽到聲音,我能夠減少聽力帶給我的一些障礙的時候,我的學業和事業會出現怎么樣的變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7月中旬,全家人慎重考慮后,江夢南接受了右耳人工耳蝸植入手術。在手術之后的一個月的傷口愈合期內,江夢南做了好幾次噩夢,但更多的是對有聲世界的設想。2018年8月,在北京同仁醫院,聽力師打開了江夢南的人工耳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打開那一剎那,你聽到的是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夢南:當時我聽到的聲音非常微弱,基本上是沒有聲音,我以為耳蝸手術失敗了。醫生告訴我,因為我右耳從來沒有聽到過聲音,突然開機怕刺激到我,所以他把我這個耳蝸能聽到的聲音調得非常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你預期是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夢南:我預期是它可以讓我感到吵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次聽到鳥叫聲“感到幸?!?站著聽了好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夢南的世界從此有了聲音。重獲聽力后,為了將聽到的聲音和意義對應起來,江夢南需要接受新的言語康復訓練。從字、詞、日常用語,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小時候對著鏡子學口型,摸著父母喉嚨學發音的日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言語康復訓練的同時,2018年8月28日,江夢南走進清華大學,開啟了全新的、有聲的人生。26歲,江夢南第一次聽到了布谷鳥的叫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夢南:有一次我從食堂吃完早餐準備去騎自行車,在我找到自行車準備上去的時候,好像就聽見了鳥叫,而且我還聽到了布谷布谷,但我又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腦補了,布谷鳥真的是這樣叫的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是的,第一次聽到鳥叫什么感覺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夢南:對我來說是一個很驚奇的聲音,我居然能夠聽到鳥叫聲,我就覺得好神奇,我就在那站聽了很久,很幸福。而且當時天氣也很好,陽光也很充沛,又聽到鳥叫聲,又看到校園的美景,是一個很美好的早晨,所以我當時的心情還是非常好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喜歡《隱形的翅膀》 “有種產生共鳴的感覺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夢南說,如果把聲音比作顏色的話,她以前的世界是霧蒙蒙的,有了聲音以后,世界變得豐富多彩。在眾多的新體驗中,聽音樂尤其能夠給江夢南很大的幸福感。她聽的第一首歌是張韶涵的《隱形的翅膀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夢南:為什么會去聽這首歌呢?因為在我12歲13歲的時候,身邊的同學朋友都非常喜歡聽她的歌,我當時就很好奇,他們覺得好聽的歌是有多好聽。所以我恢復聽力以后,我第一個想到的歌手是張韶涵。第一次聽這首歌有一種產生共鳴的感覺,這首歌跟我的心境非常貼合,我被深深感染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采訪現場,江夢南伴著手機播放的《隱形的翅膀》輕輕哼唱。她說,她喜歡這首歌的每一句歌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擔任清華學生社團會長 身體力行普及無障礙理念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了清華大學后,江夢南加入了一個學生社團,清華大學學生無障礙發展研究協會,致力于向社會公眾、校內外師生普及無障礙理念,推動校園無障礙環境建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夢南:來清華之前我知道我是有聽力障礙的,但我一直沒把自己往殘障人士這個方面去靠攏。因為我之前更多地專注于個人,哪怕我聽不見,我也要跟其他的同學朋友站在同一起跑線上。我們中國有幾千萬殘障人士,我現在開始意識到要去考慮其他人,如果無障礙做得非常完備,殘障人士也能跟健全人一樣輕松地活著,我覺得這才是更美好的世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,江夢南當選清華大學學生無障礙發展研究協會第五任會長?;I備協會活動,組織參加無障礙論壇,舉辦無障礙理念體驗活動,江夢南通過各種方式,身體力行地向公眾普及無障礙理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夢南:障礙有很多不同的層面,首先是身體機能下降帶給我們的障礙,看不清了聽不見了,行動不方便了,這些都是障礙。無障礙不是殘障人士的專屬,它是有通用性的。對于需要幫助的人,你不用刻意地去問他們需要什么,這會讓他們有一些心理壓力,還不如在他們看不見的地方把障礙鏟平了,這是讓他們覺得比較體面的幫助方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明年博士畢業 立志解決生命健康難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按照計劃,江夢南將于明年博士研究生畢業,她就讀生物信息學專業,研究的是和免疫相關的機器學習建模課題。從本科報考藥學開始,江夢南的目標始終是明確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:你的目標是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夢南:解決生命健康的難題,生命科學領域如果有一個難題能夠被解決被攻克,那肯定造福的不只是一個人,而是造福所有人。如果我能夠做一些什么讓別人不再那么辛苦那么艱難,我覺得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,如果每一個人都能夠付出一點點努力,這個世界肯定是非常美好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王靜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熱門推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免费性片电影网站,欧美激情和免费,三级激情片,看三级在线电影